婺太的文超棒

你的眼睛(上)

未来都市系列。

ooc注意避雷。

取名废。

这篇大概只是介绍个背景,私心打上贞不动抱歉。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人类变得越来越懒了。

懒得工作,于是有了机器人;懒得走路,于是有了汽车;而现在,人类连话的懒得说了,不过还好,科技是万能的。于是,科学家们在传统的隐形眼镜里加了一些小东西。佩戴了之后,只需要想对话的人眼神一对,就能明白对方想表达什么。那些科学家们管这种新产品叫“ the window to the outside world”,简称“wow”

此产品一出,立刻在全球引起广泛关注。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期,嘴的表达实在是太有限了,而这种隐形眼镜接收和发送信息几乎是一瞬间的。于是,继脚和手被汽车和机器人取代之后,嘴也成功被取代了。

就像脚和手的结局一样,嘴渐渐退化,到最后,人类只会发出类似于“吚吚呜呜”的声音。



所有小孩一出生就被安装了“wow”,太鼓钟贞宗也不例外。

但太鼓钟贞宗终归还是和他们不同的。

每个小孩都是天才,因为他们生下来就被安装了一个机械脑,里面有全世界的知识。只有太鼓钟贞宗,他一出生,他的哥哥鹤丸国永就关闭了他的机械脑,然后让他自己学习,并在他掌握一项技能之后,适当开启一小部分机械脑。

这个壮举终是引起了社会的不满,要知道关闭了机械脑就意味着跟不上时代的进步,等于说直接否定了他的未来,这是非常残忍的,至少对除了鹤丸外的大多数人来说。


“你简直就是胡来!”一叠文件被摔在鹤丸面前,白头发的青年淡定的抬起头,与那双愤怒的眼睛对视,伸出一只手,拿起文件瞟了几眼。

无非是些社会上的抗议,以及上级要求他停止这一疯狂行动的命令而已。啊顺便,在鹤丸浏览文件的时候,长谷部在他脑子里的碎碎念一直没停过。

“真是无聊,一点惊吓都没有。”

这句话差点没让长谷部一口老血给吐出来。接着就是铺天盖地的碎碎念朝鹤丸涌来。

“你知不知的你这次事件的严重性!整个社会几乎都在关注这件事,你知道别人是怎么看你的吗?你知道他们是怎么看我们公司的吗?你就知道把事情搞砸......”

鹤丸默默关闭了“wow”对长谷部的接收,幽幽的回了一句:“你应该感谢你的‘wow’,它帮你屏蔽了不少的脏话。”

传输完,鹤丸笑眯眯的打量着长谷部红一会黑一会的脸,再次吐出一句伤人的话:“长谷部君的变脸技术真是越来越熟练了呢。”

“......???!!!”

被气的差点心肌梗塞的长谷部终是放弃和鹤丸争论,扔下一句“好自为之”就离开了。

鹤丸显然并不在意这句话,说实在的他以前已经干过很多这种事了,人们也没太在意,不过这次有些过火而已。

当然这也不是鹤丸放肆的原因,外面那些大量机械化的家伙在他眼里,不过是思想被摧毁了,头脑稍微复杂一点的机器罢了,根本不算人类。因此,那些所谓人类对他进行的语言攻击根本就是无效的。

他真正放肆的原因,是他所谓的上司——烛台切光忠。

除了彼此,没有人知道他们是兄弟。


他们公司就是所谓打着让人类进步的旗号,研究一些把人类变成机器的公司,这恰恰是鹤丸最厌恶的。在听说烛台切要接受这家公司的时候,鹤丸跟他大吵了一顿,甚至在烛台切离开的那天说烛台切要是去,就断绝兄弟关系。语出之惊,连一向冷静的大俱利伽罗都吓了一跳。可惜这句狠话并没有起太大的作用,烛台切还是离开了。鹤丸也十分遵守约定的断开了和烛台切所有的联系。

原本以为这件事就这样完了,可接下来的发展远远出人意料。

几个月后,烛台切的公司收到了鹤丸的应聘消息。

烛台切满头雾水,但还是收下了。

在过了一段安生日子之后,鹤丸开始发挥他的搞事精神:号召人们减少对机器人的依赖啊、号召人们自主学习啊、公开表明态度厌恶机械化等等。

等烛台切想开除他,却发现这短短的时间内,公司已经离不开鹤丸。一开始烛台切还会想办法代替鹤丸的存在,却每次都以失败告终,遂放弃,只能纵容鹤丸了。


啊不过。鹤丸看着远去的长谷部,自己刚刚的话是不是太过了一点?还是去道个歉吧。





鹤丸刚刚过去,就看到长谷部盯着通讯器,机器将“wow”精准翻译成语音,跟通讯器那一头说话。

现在的人想远程对话都是开着摄像头就可以了,像这样对话的,不用说,一定是长谷部那个侄子——不动行光。


说起不动行光,那也是个厉害人物。

所有孩子一出生就被安装了“wow”,不动行光也不例外,不过他关闭了“wow”所有的接收和输出,拒绝和人交流,不,应该也不算拒绝交流,因为他会说话。

对,就是传统意义上的说话,用嘴说的。


不过,就从这点来看,鹤丸就对这个没见过的孩子充满了好感。

“怎么了?”等长谷部关掉通讯器,鹤丸问到。

“没什么。”

“不会是又砸了家里的机器人了吧?”

长谷部白了他一眼,但却没有反驳,算是承认了。

“在这样下去会患孤僻症的。”鹤丸想了想说,“我帮他找个玩伴吧,也算是我对你的道歉啦。”说完,就积极的拿起手机,开启虫洞。

“等等......”长谷部还没来得及阻止,鹤丸就已经完成操作了。

“法克。”今天的“wow”也成功的过滤了一句脏话。





太鼓钟贞宗还在家里悠闲的吹着小风,却在一阵白光闪过后,来到了一个陌生的房间。

“这是......什么情况......”太鼓钟贞宗好奇的打量四周。

一个装饰简约大方的客厅,太鼓钟贞宗此刻就站在门口。

他走进里面,没有一个机器人。

真是一个奇怪的房间啊。太鼓钟贞宗想。

走到房间里面了之后,才发现阳台上站着一个人。

“啊糟了糟了!”太鼓钟贞宗慌乱起来,反而碰到了茶几上杯子。

阳台上的人被惊动了,回过头看他。

“快点快点。”眼看就要到门口,马上就能离开的时候。


“站住。”一个脆生生的声音让他愣住了。

他缓缓的回过头,不敢相信刚才的声音是那个人发出来的。

“你会说话?”太鼓钟贞宗抬起头,看着陌生男子的眼睛,却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怎么回事?满腹疑惑让太鼓钟贞宗忘记了自己的无力行为。他向站在阳台上的不动行光走去,死死的盯着他的眼睛。

漂亮的紫色眼眸,像一潭水,仿佛凑近了就能看到鱼儿,随着眼睛的主人眨动,潭水又变成了充满紫雾的森林,诱惑着他一步一步的接近。

然后被狠狠的推开。

被推到在地上的太鼓钟贞宗一脸懵逼,抬起头,看着紫色眼睛的人儿,才发现他满脸通红。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的无力行为。

“啊啊啊啊对不起啊啊啊啊!”太鼓钟贞宗立马从地上跳起来,鞠躬道歉。

紫色眼睛的人儿似乎是生气了,径直离开。

太鼓钟贞宗犹豫着要不要追上去,却发现门口站着两个人——鹤丸国永和一脸严肃的长谷部。

“呐,小贞你听我慢慢说啊。”



“啊......”听完鹤丸的解释,太鼓钟贞宗回头看了一眼不动行光离开的地方,喃喃到:“要同居吗......”

记梗

现代。

大概是历史上的某某原因,人类只要眼神相对就可以知道对方想说的话,于是渐渐失去了语言能力,而sada酱就是在这种时代出生的。

因为失去了语言能力,所以在那个时代,眼睛显得尤为重要,而不动恰恰就是把眼睛遮住的。

然后又因为某某原因,两人同居,日常相处啊什么的。

其实就是与哑巴的日常相处(你滚),不过也不算吧,设定里不动会唱歌,很好听但没人能听懂就是了。



站在阳台上哼歌的时候,冒出来的脑洞。当时有种迷之神圣感,就觉得一定要写出来,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文笔用时方恨少......

把笔交给大佬,遁了遁了。

私心占tag抱歉

除夕

ooc有。

小甜饼一篇。

私设是不会喝酒的sada酱。

“我是一把没能把被爱的份返还于主人的,没用的刀啊……”
“嘿嘿,你的意思是不能把战斗交给没用的刀吗?”
“别因为是没用的刀就小看我!”
“事到如今,还要让没用的刀干什么?”
“不像我是个没用的刀,你是持续战斗了一整年的成熟审神者呢。”
废刀、没用的刀,总是时时刻刻强调着,带着酒气。

“才不是呢,小行才不是没用的刀。”
“小行也很厉害啊。”
诸如此类安慰的话,太鼓钟说了多少遍?连他自己都数不清楚。

每次战斗都站在队伍的最前面,狠狠的砍下敌刀的头颅,令人感叹的实力。

“要是那时候,也能这样的话……”
在他身后的小短刀被实力所震惊,羡慕的话还没说出口,就立马被沮丧的话给堵回去。
就连胜利的喜悦都被冲淡了一半。

“没事的。”旁边的太鼓钟拍拍他的肩。
“别碰我。”那时候他们关系还没那么好,不动回头瞪了他一眼,拿起甘酒瓶,摇摇晃晃的走了。
“不动行光,九十九发,人中五郎左御座候~”

太鼓钟实在搞不明白,明明是把很厉害的刀,非要把自己贬低的一文不值。


除夕。
“溯行军还真是不闲着啊,除夕还要去战斗。”包丁不开心的嘀咕着。
“早点回来啦,我们会等着你们哦。”
“红包!”
“会给你留着啦,放心。”

“好了,出阵!”药妍打断他们之间的谈话,命令道。
“等等,太鼓钟还没准备好。”

看到众人等的不耐烦了,不动站起来,来到太鼓钟的房间,推开了门。

“怎么办怎么办!找不到了!”平时淡定的刀这时候完全炸了毛。
“怎么了?”不动问他。
“宝石啊,找不到了!”太鼓钟头也不抬,不停的进行手中的动作。
“宝石?”不动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他,“紫色的那颗?”
“对对对!就是那颗!快帮我找找!”
“一颗宝石而已,有什么要紧的……”

“喂,好了没有!”药妍已经在催了。

“行了,一颗宝石而已,回来在找呗。”不动也催起他来。
太鼓钟充耳不闻,继续找。
“走了。”不动拉起他
“……”
“走了……”
“……”
“走了!”
“别吵!”太鼓钟显然急了,直接吼出来。
“……”

五分钟之后,两人终于出来了,不过都臭着脸。





除夕夜,大家似乎都很着急回去,一个个都表现的很勇猛,没过多久,战斗就结束了。

“可以回去了吧。”包丁坐在地上,无聊的扣着草。
“再等等吧,药妍去追剩下的敌人了。”
众人只好蹲在地上,无聊的看着天空。

“除夕要到了吧?”太鼓钟突然开口。
“快了。”后藤看着天空,“还有一分多钟。”
“看来没法回去和一期哥一起过除夕了。”包丁不开心的嘀咕着,“也不知道给我准备了红包没有……”
“嘛,不是还有我们吗。”

“快看,烟花升起来了!”快活的声音,瞳孔里映着繁华的夜空。
“这算过年了吗?”
“算的吧……”
“当然算啊!”今剑的突然跳起来,“别做地上不开心了,来庆祝一下吧?”
“好啊好啊!”太鼓钟也跳了起来,“小行也别不开心了,一起吧!”

“……”
“新的第一天就和我这个废刀过吗?”
颓废的语气,活跃的气氛立马被冲散。

“我回来了。”这时候药妍也处理完敌刀,回来了。
“回来了?那就回去吧。”不动闷声闷气的说着,拿起甘酒喝了一口,“不过是把废刀而已……”
“小行,新的一年,开心一点吧……”
“为什么要在意我这种没用的刀……”说着,拿着甘酒瓶,又喝了一口,满意的打了个嗝。
接下来,剧情应该是太鼓钟安慰着不动,然后不动继续嫌弃自己,他继续安慰,然后无限循环。
枯燥的过程,但是太鼓钟总是乐此不疲。

不过这一次,他不想再劝了。
干脆利落的躲过不动手中的甘酒,扬起脖子,一饮而尽。然后,在不动震惊的眼里,擦掉嘴边的酒,大声告诉他。
“你不是废刀,不是!听到没有!”
“以后再废刀废刀的说,我就真的废掉你!”
嘴里还喷着酒气,恶狠狠的威胁着。

“……”
见两人都快吵起来了,药妍和今剑急忙拉开两人。
“好了好了,回去吧。”

一阵光芒亮起,那是回本丸的信号。



“……”
光熄灭了,不动睁开眼睛,疑惑起来。
“这……是哪里?”
“看来是传送出错了啊。”太鼓钟得出结论,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出这种事情了。
太鼓钟说完,突然有点头晕,“怎么回事……”
“你的脸好红……”不动瞟了他一眼,开口。
“……不是吧,这也太不华丽了。”
“谁让你一口气喝完的。”
“走回去吧,反正这里离本丸也不远。”
“头好晕……”太鼓钟可怜巴巴的看着不动,“小行。”
“……自己走回去。”
“小行……”
不动别过脸,不理他。
“不会是生气了吧?”
“……”
“果然是生气了啊……”
“小行~”酒让他胆量大了一些,不要脸的凑上去,“别生气了嘛……”
可惜紫发的短刀并不买账,转过身径直走了。

看来这会是真的生气了啊……
酒让他的速度也慢了很多,只能远看着紫色的身影越走越远。
还真的说走就走啊……
头越来越晕了,只能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慢慢的渡回本丸。

走着走着,视线里突然多了一双脚。
嘛,这算是原谅我了吗?
太鼓钟的嘴角上扬起一个弧度。






不远处的本丸传来欢声笑语,但这一切暂时与太鼓钟无关,他的心里只有前面那个明显慢了脚步,迁就着他的家伙。

新的一年,在你醉酒的时候,有个人愿意慢下脚步,迁就着你,足以。









————————
啊对了,为什么少了一颗紫色的宝石太鼓钟会炸毛,因为紫色代表着不动啊!

贞不动真美好啊(咸鱼摊),感觉圈里的全是大佬,根本不敢把自己的垃圾文发出来……

嘛,祝各位除夕快乐啦!